Open Your Mind ~ *

關於部落格
隨瘋寫寫,隨心所欲~
  • 11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對於未知的抉擇

呼...呼...呼....這裡是哪裡? 我在哪裡?

四周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只能微微地感受到緩慢向前滑行的木船與規律的流水聲,不知要帶往何方。

望著四周如鬼影般的樹林剪影與平靜卻廣大的汪洋,茫然著。

突然,船開始進水,坐在木船上的我內心竄起一陣寒意。

怎麼辦,不會就死在這裡了吧?不會的,我還不想死啊!

不、不、不,我不想死在這莫名其妙的地方啊!還有人在等我回去啊!!而且剛剛才逃過一場追殺到這小船上,怎麼可以又這樣死了?!

等等,人?誰?誰在等我?追殺?我剛剛在逃命?又是誰要殺我?

無意識的吶喊卻引發了更多無法理解的問題。

感受到進水的水位越來越高,內心的恐懼越來越高漲。

難不成真得要死在這裡了?

低著頭,雙手掩著臉,無限的絕望與恐懼不禁吶喊著,誰來救救我?

突然,旁邊出現了一個聲音。

「不,你不會死的喔,只要你跟我做一場交易,保證絕對划算的交易。」

左前方出現了一個交叉著雙腿並半臥著,漂浮在水面上的黑白相間生物慵懶地看著我。

「你是誰?」對於這個突然出現又浮在空中的奇妙生物,既好奇又緊戒著。

「嗯~這真是一個很好的問題,還記得你第一次看到我的時候,也是這樣既好奇又害怕的感覺,真是懷念啊!」奇怪的生物姍笑著,繼續說道「不過真沒想到你竟然失憶了,看你現在這個樣子根本看不出來是那大名鼎鼎、人見人敬畏的商業巨頭呢,你到底怎麼了呢。」他打趣的問道。

商業巨頭?大名鼎鼎?我不就是個住在魚村的孤兒嗎?什麼時候變成了商業大亨了。

那生物看著我滿臉疑惑,嘆了口氣「嘛,果然失憶了啊,算了,沒差啦,反正只要你沒死,我們的契約仍然還在。」

「契約?」我疑惑的看著他。

「是啊!你可是我的主人呢,而我呢,可是能實現願望的"惡魔"喔!」惡魔開心的尖笑著,像是發現好玩的玩具般看著我。

「跟你在一起的時候發現你真的很有趣,通常跟我們惡魔許願的人,要嘛就是因為貪念而不知不覺把自己甚至周遭的人都賠上了,要嘛就是發瘋了,被送進醫院啦,自殺啦,殺人啦,弄到戰爭的啦,比比皆是。倒是你,至今還沒看過跟惡魔交易到如此精打細算又如此理所當然並運用自如的人。但沒想到啊......嘖嘖嘖,竟然失憶了。」惡魔一隻手撐在下巴上,遙遙頭的說道。

而我沉浸在他所說的話裡,無法回神,畢竟完全無法理解它到底在講什麼。

猛然感受到一陣冰涼從手臂上傳來,進水量竟然已經這麼高了。

不過也發現我竟身穿著質料極好的西裝與黑色長大衣,這的確不是有點來頭的人所穿得起的,看來這自稱"惡魔"的生物應該不是亂鄒的。

「先不管那個,快告訴我如果要活著,得跟你交易什麼?」我緊張卻故作鎮定的向他詢問他的需求。

「哈哈哈,對嘛!當初你也是這樣一臉冷靜地跟我談條件,我還是第一次遇到跟惡魔談條件的人類哩!」惡魔開心地說道,「不過這次你沒本錢也沒能力跟我談條件囉!失憶是一回事,你身上已經因為之前的交易而剩沒多少可用的條件,身外之物嘛,就你現在落魄的樣子......呵呵呵,也沒東西可談了吧。」他繼續說道「不過因為某些原因,有件事情要你去做,而且是非你不可。」

非我不可? 我疑惑地等著他繼續說。

「相對的代價也就不會收那麼多,你看看我還算是有良心的惡魔吧!哈哈哈!」惡魔得意地哈哈大笑。

無視他的自我陶醉,「交易條件是什麼?」我只想盡快離開這個詭異的地方。

「活下去可以,壽命減半。別這樣看我,你也只剩壽命可談了。至於要你做什麼呢,你得娶一個人。」

「娶人?!結婚?」我驚訝的看著他。

「對,原因就不要問了,那是惡魔間的事情了,那個人你不認識,但你是熟悉的,畢竟你們是"同種人"啊!」惡魔手舞足蹈地說道,尤其講到同種人時,特別開心地強調。

「同種人?怎麼說?既然不認識怎麼會熟悉,哪在那邊騙我。」我嗤之以鼻地說道,心裡開始盤算著這椿交易如何更划算些。

「唉唷,竟然不相信我,等你見到她你會就會明白我在講什麼了,她可是"惡魔新娘"呢!」惡魔老大不高興著我的反應。

「行,要我娶她可以,你也不讓我問前因後果也行,不過就這樣不明不白地去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女人當老婆,結婚他媽的是一輩子的事情,而且如果我不做這交易,覺得死了算了,這樣我想你也無法交代,怎麼算都是我吃虧。所以娶她,可以,但這壽命減半的代價太多了,這樣吧,減個五分之一如何?」

「五分之一?!你當惡魔是做良心事業的是吧?不可能!!」他不可置性的大叫。

我也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那我乾脆死一死好了,反正你剛剛也說了我是巨頭,現在變得這麼落魄也一定有原因,說不定死了更好,省的輕鬆自在。」並開始找個比較舒適的姿勢坐下,身子也因為適應了冰冷的水溫而不再發抖。

惡魔氣結,沒想到他竟然會來這招,「你!沒想到失憶了,卻還有膽子跟老子談條件。行,四分之一,不然不要,我們還是有別的人選的,別這麼高估自己。」。

內心盤算了一下,也明瞭這是最後讓步,再堅持下去也不會有好果子吃,「好。」。

「嘖嘖,要不是有些原因,根本不可能讓你談條件。」惡魔無語的斜眼瞪著我,「等會船就會靠岸,上了岸往下著大雨的方向走,別亂走啊!否則後果我可管不著。」

說完,雙手拍了拍,手指只要我的額頭,有個半透明的光影從我額頭出來,慢慢地聚集在他的指尖,然後被他吃下肚。

「記得,往大雨的方向喔!進去後你就會明白了。」然後尖笑了幾下就啵的一聲,消失在眼前,四周又恢復了寂靜,船內的水位則是漸漸的退去。

抬起頭看著被樹枝遮掩的月亮,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剩下的能走多少救過多少吧。

不久,前方出現了一絲光,漸漸地越靠越近,進入眼簾的是些微斑駁的白色階梯延伸著許多白牆紅屋頂的矮房,不知是否在黑暗中待著太久,看著這個小小的村莊,卻有種溫暖的感動。

船靠岸,有些踉蹌地走上階梯,看著併排的房子,往前走了幾步,來到了個交叉口。

左邊一棟棟的房子佇立兩旁,中間還掛著紅色的燈籠,散發著微弱卻溫暖的光芒,而原本走的前方卻漸漸陰暗,看的出來正下個大雨並伴隨著些許的雷聲。

再回頭看看左邊的路,看起來是那麼的祥和平靜且溫暖,為何不選擇這裡而要選擇看起來那麼狼狽不堪的道路?

心裡突然猶豫了一下,眐眐的看著幸福美好的道路,像是殷殷期盼的呼喚著我過去一般。

身子正想轉向那方向時,猛然想起,那隻詭異的惡魔用非常詭異的笑容說過「要選擇大雨的那個方向走喔!」。

心一橫,認命地往大雨的方向跑,衝進了大雨之中。

「這是約定,得說到做到。」認命的在心中告訴自己。

雙手撐在膝上,微彎腰的喘了幾口氣,抬頭觀察著四周的環境,任由著雨水拍打在臉上,濕透了全身。

真是有點可惜了這身好衣服。

心裡默默地想著,慢慢地走在明明與剛剛一樣的建築風格,卻完全不同氣氛的村莊裡。

這裡只能感受到陰鬱與絕望。

突然旁邊出現了一個人影,是一個小男孩抱著大大的竹簍,賣力地往前走。

但奇怪的是,剛剛這小男孩是半穿透著我往前走,而且貌似不受大雨的影響,沒有任何點狼狽地走著。

跟上他仔細一看,他還有點半透明的樣子,就像幻影一般。

繞道前面一瞧,看到他滿足的笑臉與無視我的直接穿過我的身子,突然懂了。

這小男孩不正是我嗎?可是,我不記得我小時候是住在這個村莊裡啊。

驚訝的我,呆呆的回過頭看著他繼續往前走。

他走沒幾步,一個蹦蹦跳跳、迎面而來的小女孩,她對他漾出可愛的笑顏,開心的與小男孩一起拿著竹簍,走了。

看到了那個小女孩與那似曾相似的笑顏,所有的記憶像播著投影片般的一幕幕出現。

瞬間,都回來了。

原來,從那個(這個)時候就開始了啊,人與人的牽絆都是相連在一起的,所謂的因果吧。

不知何時漸小的雨,就像是了然我心般,慢慢地停了。

回過頭看著他們一同離去的背影,心中有點輕鬆了,卻也堅定了某件事情,笑了。

現在,該去會會現在的她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