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Your Mind ~ *

關於部落格
隨瘋寫寫,隨心所欲~
  • 11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浪潮之聲

 懷著忐忑的心情,跟著珊妮來到了門口。
「快,妳去敲門啦!」她往一旁挪了幾步後說道。
看著站在離門有點距離的她,嘆了一口氣,舉起手輕輕敲了房門。
心跳聲隨著敲門後也越來越大聲,規律平穩卻不容忽視,如同認識他的那天。


他從大城市來繞了一大圈來到這偏遠的地方打工換宿。
記得曾經問過他為什麼會選擇如此鄉下的地方,他只是笑了笑得說:「因為喜歡海。」
後來才知道原來他曾經有段年少輕狂的歲月,也深深了傷了對他用情至深的人。
「還好,沒有太晚頓悟,所以現在我得要更努力。」閃爍著堅定的眼神說道:「不想在讓任何人失望。」
「來這裡一方面學習這個行業的運作方式,一方面讓自己沉澱。」他說。

活潑、開朗、風趣,就是個典型的陽光大男孩,再加上臉上總是掛著稍微露白的可愛笑容,為我們這偏遠的海邊小鎮帶來了一股新的氣息。不管是鎮上居民還是同為打工換宿的同事,都能感受到他的親和力,並被他的陽光氣息感染,很快地就融入了我們的生活圈。
打工換宿的生活總是多采多姿,除了平常大約五個小時的工作時間外,其餘就是自由時間,有時老闆還會帶著我們這群打工換宿的小鬼出去兜兜風,體驗當地的一些風俗文化與晃晃周邊美麗的風景。只要有他在,一路上一定是歡笑聲不斷,身邊也總是聚著一群女孩們,而我總是面帶微笑著看著這一切。

「嘿!在想甚麼那個入神?」珊妮在我眼前揮了揮手問道。
「沒什麼,在想怎麼還沒開門,會不會不在。」
「不會吧!我剛剛才問到他回房間了,應該不會有錯,再等等吧。」

剛剛被珊妮打斷了思緒而回神的我,突然覺得在這裡還真有點荒謬。
十分鐘前,準備把手上的材料拿到儲藏室歸位時,突然被珊妮抓到一旁,拜託我去約他。
「啊?為什麼妳們不自己去問?」看到不遠處幾個女孩一直看向這裡,不解地問道。
「妳跟他比較熟,比較好約啊!」珊妮理所當然的口氣,像是我已經約成功般,讓我不由得的覺得好笑。
「我也不過就跟他比較有機會聊到而已。」因為工作時是分組的,恰好我跟他與其他男生們分到一組,多了一些聊天的時機會,「而且就算你們沒約,查理、約翰他們也會約,妳們就不用擔心了吧?」我不解的說道。
「不行,像上次他們也說有約有約,結果還不是沒約到人!」珊妮有些哀怨。
「那是他臨時有事不能來,又不是查理跟約翰的錯......」真是替兩位仁兄感到無奈。
「不管啦!現在我們只相信妳了,幫幫忙啦!」受不了珊妮的哀求,只好答應了,「但是妳得跟我一起去,而且我可不保證他會答應喔!」我無奈地說。

一些細微的聲音讓我拉回了思緒,碰碰的走路聲伴夾著些微的女性講話聲。
還沒回過神來,門慢慢地拉開,並露出了他的身影。
「嗨!怎麼了嗎?」他訝異的問道。
我斜眼看著一直對我比手畫腳的珊妮,心裡再度嘆了口氣,強作鎮定的說「嘿!你今天晚上有活動嗎?」。
「嗯?怎麼了嗎?」
「珊妮她們晚上要去Bar,要不要一起去?約翰他們也會一起去!」
「呃......」他楞了一下。
看到他的猶豫,聯想到剛剛聽到的細微女聲,突然意識到他可能不方便。強壓心裡的不安與失落的說:「如果不方便也沒關係,下次還有機會的,謝謝喔。」便拉著珊妮走了。

拍了拍珊妮的肩膀,講了幾句安慰的話,便跟她分開走向儲藏室繼續手上的工作,可是腦中卻不停地播放著剛剛的畫面......女聲,會是誰呢?他們又在裡面做什麼呢?會待多久呢?手不知不覺慢了下來。
「在想什麼那麼入神啊?」老闆走過來,看到發呆的我問道。
連忙乾笑說沒事,趕緊把東西歸位便一溜煙的跑掉,免得又被調侃。
我們老闆什麼都好,就很愛開些調侃的玩笑,所以有時候得小心一點不要被抓到把柄。

來到海堤邊,聽著他最愛的海潮聲,他說海潮聲很規律、很低沉,來來回回的浪花聲,一直都在不用擔心哪天會消失或離去,令人放鬆與整理思緒的力量。還說,新浪會把舊浪所造成的痕跡洗淨,一切又化歸為零,從頭開始。
那時,一樣在這裡,好奇他手上的大大的蜈蚣縫合線怎麼來著,他說:「別看我現在這樣,之前還是高中的時候,我可是不良少年喔!結果有一次把對方打到鼻青臉腫的,他自己也掛彩骨折了,趕緊進醫院手術。」他大笑了幾聲「而且對方是三個人喔!原因?恩......只是因為對方看了我一眼,我就不爽了。對,超幼稚超白目地吧!」他大笑了一陣,「但也是那次我才深深的感受到,我有多麼對不起我的家人,看到他們來回醫院奔波,為了我哭,為了我籌錢,幫我善後還要照顧我,而自己就像是個廢人,什麼都不能做,那種無助與內疚,是一輩子都忘不了的。」嘆了口氣苦笑的繼續說「一直以來我是個令人頭痛的小孩,什麼是都讓家人擔心。以前不懂,還覺得他們很煩,管東管西,跟著朋友快樂多了,大夥兒打打鬧鬧、瘋瘋癲癲的過了青少年時期。但那次後,投也被打清醒了,認真地讀了回書,考上了大學並成功畢了業,現在換我該回饋他們的時候了,雖然還沒有什麼實質上的回饋就是了。」他故作瀟灑的自我解嘲。
「相信你的父母現在很欣慰你是這麼想的,他們也不用擔心你會突然斷手斷腳的回家。」我也故作玩笑地回道。
「哈哈,對,雖然他們現在仍然擔心我人在外地的生活會不會有不適應之類的,但至少他們不用擔心我去打架受傷了。」他點了根菸「之後我想要回到家鄉,開一間自己的公司,這是我未來的夢想!」他堅定地望向海的那端,說道。
看著他如此堅定眼神,笑了笑,「我相信你可以的,加油。」
他把煙在地上捻一下,帶著略為羞澀卻仍有神的笑臉回了聲「謝謝。」。

就是從那天開始吧,發現了這個人其實比表面上的還要成熟,也因為這點而深深被他吸引,而不單只是他的陽光個性。我苦笑了一下,但又能怎樣呢,看來他已經有有興趣的對象了,終究只能當朋友吧。
天色漸漸暗了,起身拍了拍身,準備回去吃飯。
「嘿!原來妳在這裡啊!找妳找好久了。」突然一道身影從遠方跑了過來。
是他,他怎麼來了?那個女生呢?
「對阿!工作完來這裡放鬆一下心情,怎麼?找我有事?」按下心中一堆疑問,疑惑地問道。
他喘了喘氣卻開心的說:「跟我來!給妳看著好東西。」便拉著我跑向右邊不遠處的觀景台上。
「要看什麼啊?夕陽喔?那也太晚了吧,哈哈哈。」我望了望四周,除了快完全沉浸海裡的夕陽,其他都沒有,覺得好笑地問道。
「才不是啦!」他好氣又好笑地回,「是要給你看這個。」然後從一旁的口袋裡拿出了一個小包裝袋,「今天是妳生日吧!生日禮物囉!生日快樂。」他開心唱了首生日快樂歌,便催促我趕快打開。
疑惑但還是乖乖地打開了禮物,映入眼簾的是一條海豚手鍊還有一張照片,照片裡是我跟他的合照,翻到背面有幾段話,看完後卻讓我錯愕的望向他,而他則露出了招牌的露齒笑容。

「我喜歡妳,請跟我交往吧?」他略帶羞澀的笑了笑。

當下第一個反應是,「不行......」。

「Why?」換他錯愕地大聲問。

「你不是有別的喜歡的人了?」我狐疑地問。
「有啊!她現在在我眼前。」他有點激動得回道。
「......那下午的在妳房間的女生?」還沒回神過來的我,擠出目前僅剩的意識問到。
「呵呵,妳果然有聽到聲音。那是我姊,我請她當我軍師,因為我開視訊,所以聲音很大聲。我正想要晚上找妳,結果妳跑來約說晚上要去Bar,讓我來不及反應,然後妳就跑走了。」他有點無奈地笑了笑。
「喔......」腦子又開始運轉的我,雖然開心,但也想到一個問題,「但再過幾個禮拜,打工換宿結束,我們就要各奔東西,到時是遠距離,你確定嗎?」
他給了我肯定的答案,並說道:「我是很認真地看待這段感覺,所以我也會盡我最大的努力去呵護,就算我們不再彼此的身邊,但我們的心是一直互相相伴在對方左右的,就像海豚,雖然可能距離很遠,但卻可以靠著回聲而聯繫彼此,讓對方知道我就在這裡。」
「......這......」我仍然猶豫著。

「別猶豫了,妳就相信他吧!」
旁邊突然冒出了查理、約翰還有其它朋友。
「是阿,他對妳超用心的,妳自己也知道吧?何不就相信他呢?」約翰附和著查理的話,朋友們也都點頭附和著。
「就試試看。」「答應他吧。」「妳別擔心那麼多,要相信自己跟他!」
大家七嘴八舌地替他說話,企圖說服我。
最後他說:「我從妳身上看到了包容與真誠,妳讓我心中的缺口可以圓滿,所以我想要與妳分享我的全部。」
講到這,我已經雙眼通紅,握著顫抖的雙手真不敢相信這整件事情的發生,心中雖然仍有些許的擔心,但就在那一刻,他的話語撫平了我的不安,他的雙眼讓我看到他的真誠,或許我該放下遠距離的成見,給他也給自己一個機會。
低著頭害羞地對自己小聲說道:「OK.」一個決定。
深吸了一口氣,給自己些勇氣,並伸手過去牽起他的手,抬起頭望向他的眼眸:「YES, I DO.」。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